薛刚:老兵口述史与他们的本真生活
热文

薛刚:老兵口述史与他们的本真生活

2019年09月26日 10:58:58
来源:凤凰网历史

文/西匀

不只看到人生中的闪光面,不同于教科书上的历史,口述历史关注大时代下小人物的命运,将小人物体验化的经历与大环境、大事件相结合。在南京,有这么一个人,从事抗战老兵口述历史记录十余年,足迹遍及全国近30个省、市、自治区,采访了近千位抗战老兵。

他是南京民间抗战纪念馆副馆长薛刚。毕业于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从总参三部转业后,他创建“北京老蚂蚁”工作室,多年致力于抗战老兵的公益活动,现定居南京,带领口述史团队参与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抗日老战士口述史资料抢救整理”。

本身就属于小众学科、近年来才稍微有点“热度”的口述历史,十年前在大众看来更是陌生与冷门。“很多人会把口述历史与新闻采访相混淆”,薛刚告诉凤凰网历史,“有的老兵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会讲述值得宣传或者自己很荣耀的一些事情,这就对我们做口述采访造成了一定障碍。”

“我们希望能够从一个老兵的出生、成长一直讲到现在,家庭史、成长史、教育史、从军史、战斗史、政治史甚至婚姻史等等,我们都想问到。”薛刚介绍道,他认为口述史就是讲述抗战老兵完整的一生。

明知跑不过时间,也要与时间赛跑

薛刚出生在北京的一个军人家庭,父母都是军人。父亲在部队教了一辈子书,很多战友都经历过抗战。小时候,薛刚就经常听父辈的叔叔、伯伯们聊起当年的往事,耳濡目染地,对老兵群体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加之成长在军营、年少读军校、尔后进部队服役的经历,他自然而然对经历过战争年代九死一生的老兵怀有亲切感。

“我记得我上学的时候,历史书上关于抗战的描述只有短短的一页半介绍,这段历史我们过去知道得比较少,或者比较片面,我本身就很喜欢历史,对老兵这个群体一直保持非常敏锐的关注。”他说。

刚开始时,薛刚和团队成员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对抗战老兵进行口述历史采访只能牺牲自己的周末或者工休日假期,自掏腰包来进行。虽然偶尔能得到一些社会热心人士、公益机构的资助,相对而言也只是杯水车薪。

到目前为止,薛刚和他的团队跑遍了几乎整个中国,一年365天有几乎超过200天都在进行老兵口述史的采集工作。他所在的南京民间抗战纪念馆口述历史工作室自成立以来,采访了近3000位抗战老兵,访谈视频素材超过30万分钟,这些成果被他们以视频、录音、文字、图片等多重形式记录和保存。

在被凤凰网历史问及这些年坚持关注抗战老兵的初心时,他说:“对老兵的关注,是个欠缺的东西。几乎很少有人对他们做这样的记录,大家对民间记忆、社会公众记忆也接触得比较少。我的动机很简单,我们不光要关注那段历史,还要记录那段历史。”

(薛刚采访既参加过长征又参加过抗战的102岁老兵胡正先)

凤凰网历史:进行抗战老兵口述历史采集,您遇到过哪些困难?

薛刚:首先是前期功课。抗战老兵经历过不同时期的社会变革,会产生不同的感受和认知。这些认知和感受都是历史记忆的碎片,也是口述历史的价值。如果你对那段历史和事件不了解,或者跟老人沟通不到位,老兵可能会觉得你不懂,就跟你说得很轻描淡写,会影响口述采访的质量。因此困难就在——你需要做好足够的功课,和被访者之间有非常好的前期沟通。要看大量的书、查询大量的资料,否则很难与老兵形成比较好的对话。

另一个困难是时间。这些老兵都已是耄耋之年,我采访过年龄最大的114岁,最小的也有88岁。他们年事已高,从一了解到信息,到真正付诸行动进行采访,经历这一过程可能有的老人就不在了。这是让我觉得特别遗憾又无奈的事。我们是与时间赛跑的人,我们明知跑不过时间,但我们还必须得跑。与时间赛跑,我们永远都是失败者,但我们还得跑。

(薛刚采访“明星级老兵”、表演艺术家肖驰奶奶)

凤凰网历史:抗战老兵口述史的采集本质上就是“与历史对话,与时间赛跑”的过程,从您的采访经验来看,如何与老兵们进行充分沟通,唤起他们的记忆?

薛刚:这种情况很普遍。当老人家有顾虑时,我会努力用专业知识储备,还有和他相关的人和事来触动老人。让他知道虽然我对这段历史非常了解,但更想听到您作为亲历人,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事情,我们希望将这段历史从另外一个视角进行补充。取得老人的信任,他才会敞开心扉。

有的时候,一些老兵在讲述过程中会出现一些谬误、渲染的地方,或者是记忆上缺失的地方,这时我会选择忠实于他原始的讲述,不会打断去做结论性的甄别和判断——因为在很多历史环境下,每一个人的认知、理解和视角都是不一样的,视角也是不一样的。一般来讲我不太会去更正,只需要做忠实的记录者,在后期的资料整理时进行筛选与调整。

凤凰网历史:如果遇到老兵记忆完全模糊呢?

薛刚:我们需要唤醒老人的记忆。通常通过很多实物、图片、相关史料,或者相关的一些其他人物的回忆录,帮助老兵唤醒当年的记忆。我经常随身会带着弹夹,是汉阳造的步枪的弹夹,和老兵聊到当时当兵在哪里、用了什么武器,老人家记不清,这时我们拿出弹夹,或者一些武器装备的图片,就可以唤起他的一些记忆。

英雄的本色来源于本真的生活

在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之际,凤凰网联合小糊涂仙酒业连载“英雄本色·本真生活”致敬老兵系列功勋人物英雄事迹。在历史洪流中找到这些共和国沧桑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他们退伍不“褪色”、继续在各行各业发光发热。

凤凰网历史与薛刚聊到了老党员张富清、北大女兵宋玺、“兵哥送菜”创始人陈堃源等等不同时期老兵的故事。薛刚认为,英雄的本色来源于本真的生活,“本真的生活是什么?我们在弘扬宣传时不应该把老兵的本真生活也神话了。他们的本真生活就是很普通,甚至比我们还普通。”

(薛刚采访手记)

他说:“每次复盘当天的采访,都是一个遗憾的过程。”

薛刚的本职工作在传媒行业深耕多年,深谙抗战老兵口述历史除了做一个忠实的记录者,也需要在传播方面下功夫。在进行老兵口述历史记录时,他和团队也会同期产出一些短视频、拍摄花絮发在公众号平台。

曾经有一次,薛刚的团队和老兵回家公益基金共同拍了一个老兵系列短片,其中有一期内容,老兵回忆当年情形,一边哭一边讲述的片段被其他自媒体盗用,本身只有几千点击率的视频,在“盗用”链接中达到了八千多万的收看量。这让薛刚感到既欣慰又尴尬,他也在如何将“好内容”进行有效传播方面有了自己的反思与总结。

(薛刚受邀在中国传媒大学课堂上分享口述历史采访技巧)

凤凰网历史:在老兵故事传播方面,这么些年以来,您有怎样的心得体会?

薛刚:我们过去把英雄、英烈这方面宣传得过于高大上了,这也是为什么部分年轻人会对此产生抵触的原因。无论是“英雄本色·本真生活”所记录的故事,还是其他抗战老兵口述记录,这些人都值得去宣扬,但还是要更多关注背后的故事。我们不光是要知道英雄人生的亮点,更关键的是这一亮点是怎么形成的。往往这些亮点在他们的普通生活并不会一直闪亮。比如宋玺,她就把自己定位为一个普通学生,不希望得到过多关注,会在朋友圈吐槽自己睡懒觉、吃得太多又胖了。我觉得不论是哪个年代的老兵,在传播时我们要摒弃过去那种太过于高大上的宣传,首先要把他回归到一个正常人。他是个普通的人,和你我都一样。

凤凰网历史:你如何看待利用互联网新媒体手段(例如故事图集、长图)进行老兵故事传播,有哪些经验分享?

薛刚:我觉得分两方面,一是如刚才所说,一定要符合年轻人的视角,忠于年轻人的思维方式和他们对一些事物的理解。二是要抓住“点”,抓住老兵群体在生活中和普通人一样的“点”,利用微博、微信、抖音,很多非常好的老兵故事其实也是你我都会经历的很普通的故事,只不过这样的故事发生在“英雄”身上更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把这些故事里他们对生活的认知、对人生的感悟提炼出来,就是接地气、平民化的内容。这样才会具象、有亲和力、贴近本真生活。

网站地图 dt电子网站登入 ag游戏开户登入 dt老虎机充值登入
威尼斯人娱乐登陆 真人打牌娱乐注册 申博骰宝盅 申博代理登录
乐点彩票注册中心 泡泡棋牌游戏 永利彩票广西快三 最新双色球彩票工具箱直营网
bb电子官方网址登入 ag游戏官网登入 mg电子网址登入 bb电子平台登入
ag游戏网站登入 og电子游戏登入 pt电子开户登入 bb电子开户登入
7777XSB.COM 167psb.com 519psb.com 1115118.COM XSB918.COM
877TGP.COM 188BBIN.COM XSB345.COM 22sbsg.com XSB183.COM
S6186.COM 383sunbet.com S6189.COM 177BBIN.COM 315ib.com
9927w.com 987XTD.COM XSB595.COM 1777DZ.COM 151ib.com